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当代中国政府舆论引导的新理念

                                                                   当代中国政府舆论引导的新理念
                                                          ——以2009年“甲型H1N1流感”事件为例
                                                                            唐丕跃,蔡尚伟
摘要:当下我国正处于突发事件的高发期,全面而严峻地考验着我国各级政府的舆论引导力。2009 年的“甲型 H1N1 流感”事件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政府舆论引导典型案例。因此,考察这次突发事件的政府舆论引导实践,折射出当代中国政府在应对突发事件时舆论引导的新理念,这将极大丰富政府舆论引导的实践及经验。
关键词:“甲型 H1N1 流感”事件政府舆论引导新理念主题专栏
一“、甲型 H1N1 流感”事件的舆论及政府舆论引导措施
1“、疫情起源中国”的流言事件
据香港《文汇报》4 月 30 日的报道说,墨西哥韦拉克鲁斯州州长———贝尔川曾经声称,“是中国旅客把病毒带到北美,然后传到墨西哥”,而此前,墨驻华大使亦在北京“含糊”地表示:此次猪流感的病原体可能是从欧亚大陆被带到墨西哥的。贝尔川等人的言论引起了部分西方媒体的关注,美国《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发表了题为《人感染猪流感疫情可能来自中国境内》的报道,声称中国福建省福清市和长乐市个别地方发现死猪,墨西哥疫情可能来自福建。针对境外媒体这些毫无事实根据的报道,中国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新闻发布会上驳斥说,在各国致力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一些境外媒体不顾事实和基本科学常识,别有用心地编造谣言,这是诋毁中国国际形象。同时,中国有关部门如农业部、卫生部反应迅速,在第一时间要求福建省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仔细核查,结果表明当地只是发生了少数仔猪死亡的现象,而且是常见病导致死亡,并不是像境外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发生了重大的动物疫情,流言在确凿的事实面前终于戛然而止。
2、内地首例病例的恐慌事件
2009年5月10日,四川出现我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购买预防药物和防护用品的成都市市民较平时有明显的增加,引起了公众一定程度上的恐慌。党中央国务院对内地出现首例疑似病例一事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对此作出指示强调要科学、有效实行卫生防范措施,全力制止疫情在我国传播,确保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卫生部也在当天紧急派人赶赴成都指导工作。5月1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各部门严把出入境检验检疫关,增强防控工作透明度,加大甲型HIN1流感可防、可控、可治的宣传力度,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加强技术和物质准备。在此事件中,不仅中央政府高度重视,而且地方政府也反应迅速、积极作为。成都市政府在5月11日凌晨2 时 30 分就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向外界详细介绍患者及密切接触者追踪的情况等。这一时效性极强的新闻发布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发布权威信息及时回应了公众舆论对人员感染情况迫切知情的诉求,达到了减轻恐惧心理,缩小谣言生衍的空间,确立权威信源形象的效果。可见,在与甲型H1N1 流感的正面交锋中,中央及地方政府始终坚持信息公开、透明的理念,面对复杂多变的舆情,临危不乱,反应迅速,政府舆论引导主动、有力,使得各大媒体纷纷跟进,有效地影响及引导公众舆论。
3“吕传传”事件
吕海涛是在加拿大留学的中国人,他在当地时间 5 月 7日 12 时乘 AC029 航班从加拿大出发,5 月 8 日 14 时 30 分抵达北京。在京逗留的三天时间里,他曾经先后在王府井、欢乐谷、什刹海、东单等地方游玩,并在八达岭长城附近用餐,作为甲型 H1N1 流感的流动载体,他因此被冠以“吕传传”、“全民公敌”、“山东毒王”、“病源精英”等称号———被网络公众怀疑明知感染,却故意回国进行传播。公众舆论对此事件主要存在两种态度,一种是指责。认为吕海涛应该向社会道歉,作为海外的中国留学生,网络舆论认为吕海涛应本着对祖国和家人负责的态度,要严于自律,而不应携带流感病毒回国传播。另一种舆论则持不偏激、不苛责的态度。认为应宽容回国留学生,因为吕海涛作为这场疫情的受害者,应该受到的是必要的医疗救助和人性关怀,而不是流言蜚语或者舆论谴责,当前最大敌人是流感病毒而非患病同胞,因此,吕海涛不需要道歉。
根据腾讯网“以公民的名义,宽容吕传传”专题———“你觉得流感患者需要道歉吗?”的网络调查数据显示,道歉与否的两种舆情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在一共 12552 人的投票当中,认为“不需要”的有 5534 人,占投票总数的 44.09%;认为“必须”的则有 5308 人,占投票总数的 42.29% 。
针对“吕传传”这一舆论事件,政府没有直接进行舆论引导,而是更多的通过反思当前国家的卫生防疫应急防范体系,积极主动采取一系列措施,间接地回应了公众,成功地引导舆论更多地关注疫情进展和完善相关的应对措施。例如在 5 月 9 日,卫生部正式对外公布《甲型 H1N1 流感诊疗方案(2009 年试行版第一版)》,指导各医疗机构在临床诊疗工作中使用;同一天,为积极应对可能发生的疫情,卫生部也公布了甲型H1N1流感病例转运工作方案,以防止甲型H1N1 流感疫情在患者转运过程中传播。
4“、反应过度”事件
在“甲型H1N1流感”事件的舆论引导中,中国不仅面临着国内舆论的压力,也面临国际舆论的极大压力,如“反应过度”的舆论事件。批评者说,“中国领导人不明白为什么需要避免反应过度,他们完全不了解外国媒体与外国公众舆论。”①其中以墨西哥为典型,墨西哥一些政府官员和媒体对中国对来华墨西哥公民所采取的医学隔离措施表示不满,抱怨其国民受到歧视。
据2009年5月4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墨西哥通讯社2 日报道说,该国外长埃斯皮诺萨在当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中国对甲型流感的反应看,中国对墨西哥采取了“不公正”和“歧视”的措施。她还表示:“这是一些没有任何依据的歧视措施……外交部建议在中国改变做法之前,墨西哥公民不要去中国旅游。”她同时指责中国、阿根廷、秘鲁、厄瓜多尔和古巴停飞了与墨西哥之间的航班。墨西哥外长的言论在该国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反响,网络论坛上“更多的是墨西哥网友们对这些国家的谩骂和侮辱。有人建议采取反制措施……号召墨西哥人不购买、不消费中国产品和中国食物……甚至建议‘让所有中国人离开墨西哥’。”②国际上不利于我国的舆论,引起了国内舆论与其的针锋相对。
环球网于 5 月 3 日上午 9 点以《墨外长不满隔离措施,竟呼吁国民别赴中国旅游》为题报道后,在国内公众中引起很大反响,在随文所做的“你如何看待墨西哥外长这一言论”的网络调查中,截至6 月 2 日网络调查结束,共有 19827 位网友投票表示“强烈反对”,占总数的 85.5% ;2569 人认为“表示理解”,占 11.1%;797 人认为“不好说”,占 3.4%。在此舆论事件中,政府舆论引导的重点是国际舆论。
新华网作为官方舆论阵地,于 5 月 3 日发表了题为《雪中送炭———我国向墨西哥提供人道主义紧急援助的前前后后》的文章,介绍了中墨两国共同应对疫情的密切联系,凸显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形象,释疑了公众对两国关系的猜测。第二天,中国外交部表示,有关措施并非针对墨西哥公民,没有歧视性,这一问题是纯粹的卫生检疫问题。温家宝总理也对此舆论事件及时回应,指出:中国这样做,不仅是为了 13亿中国人的身体健康,对全世界防控工作也是有利的。
此外,墨西哥华侨联合总会秘书长焦美俊亦表示,现在中国政府采取的应对机制也是出于科学和医学上的建议,而非政治因素,应该是可以被理解的,而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歧视政策。与此同时,当地时间 5 月 4 日早 7 时,中国第二批人道医疗物资运抵墨西哥。5 月 5 日,随着中国派往墨西哥的包机载着79 名中国公民离开墨西哥城和 8 名在北京的墨西哥籍人员搭乘墨西哥政府派出的专机回国,这场舆论风波才逐渐平静下来。二、“甲型 H1N1 流感”事件政府舆论引导措施的总体评估2009 年的“甲型 H1N1 流感”事件是继 2003 年“SARS”事件之后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
自世界卫生组织 2009 年4 月 25 日发出墨西哥和美国发生的流感疫情已构成“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态”的警告之后,中国政府就主动、积极应对。首先,及时启动应急机制。4月30日,我国迅速成立了由卫生部牵头、33个部门参与的应对甲型H1N1流感联防联控工作机制,下设医疗、保障、宣传、对外合作等 8 个工主题专栏———传媒与和谐作组以及甲型H1N1流感防控工作专家委员会,并且确立了“高度重视、积极应对、联防联控、依法科学处置”的防控原则。同时,地方各级政府也相应地建立了由相关部门参与的联防联控工作机制或指挥部,统一指挥和协调辖区内的甲型H1N1 流感防控工作。
其次,及时对公众进行宣传教育。我国出版界反应迅速,其作为可圈可点,到 5 月中旬,“已经正式出版了 13 种防控甲型 H1N1 流感的出版物。这些出版物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实用性、普及性强。其中,图书 11 种,音像制品、网络出版物各 1 种。”③总之,中国采取严格防控措施辅以宣传教育,不仅没有在公众中引起恐慌,反而得到了全社会的理解,网络论坛里几乎一边倒,纷纷对政府的作为表示支持。从国内旅游的状况来看,五一假日期间,北京市共接待国内旅游者370 万人次,同比增长 22.7%;3041 家店铺商品零售额达 17 亿元,同比增长13.6% ;餐饮销售 4226 万元,同比增长 20.3% 。④这侧面反映了国民对流感的理性态度及政府舆论引导得卓有成效。
三、从“甲型 H1N1 流感”事件看当代中国政府舆论引导的新理念
1、政府回应舆情的积极、主动在面对公众舆论尤其是网络舆论时,政府回应舆情,进行舆论引导的“积极、主动”理念主要体现在政府官员态度上的重视、行动上的积极迅速。在民意尤其是网络民意高涨的时代,民意是执政党最宝贵的政治资源,对民意的尊重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在当今社会,网络作为永不截稿的通讯社和永不中止的微波站,以及永不停播的电视台和永不关门的意见箱,那么“一个不懂得网络舆情监测导控的政府,是难以应对‘公共意见气候’的霜雪雷电和风云突变的。”⑤据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近期的研究表明,多数中国网民是通情达理的,他们在乎的是尊重和态度。
因此,政府舆论引导必须以“积极、主动”的理念去回应公众舆论的诉求。在“甲型H1N1 流感”事件中,我国政府从未雨绸缪防止疫情传入到加强重症救治,并在科学研判的基础上,积极主动地应对疫情,调整完善防控措施,始终走在疫情变化的前头,掌握防控的主动权,同时也就牢牢地把握住了舆论引导的主动权。
2、政府信息公开的“透明战略”“透明”是相对于“模糊”而言。政府舆论引导要坚持“透明”的理念,这是在长期不断的实践中,尤其是吸取 2003 年“SARS”事件的教训而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在“SARS”事件初期在广东的出现“流言”大流行以及“抢购风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当时政府的舆论引导采取了“模糊战略”,不仅没有及时公布真实的数字,而且还试图隐瞒真相,采取“堵”而不是“疏”的措施,一定程度上误导了舆论而不是引导舆论。而反观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事件,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对信息公开始终采取“透明战略”,使正面效果最大限度地扩大和深化,使负面影响最大限度地减少和弱化。如成都市政府在5 月 11 日凌晨 2 时 30 分,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及时向外界介绍国内首例疑似病例的具体情况就是这种理念的体现。
3、应对国际舆论有理、有利《人类瘟疫报告》的引言说到:“瘟疫在古代是坟场,在近代是战场,在当代则是考场。”这场流感不仅严峻地考验着中国政府对内的舆论引导力,也考验着中国政府对外的舆论引导力。应对国际舆论是否有理、有利,将关系到国家形象的好坏,以及党执政能力的高低。在“反应过度”的舆论事件中,中国政府始终坚持“有理、有利”的舆论引导理念,不仅及时发表言论回击不利舆论,也用实际行动向墨西哥民众和国际社会证明中国对墨西哥疫情的关注和援助。同时,中国政府通过不同渠道,如外交途径的官方公关以及华人领袖的民间公关等,向墨西哥传达了友好的信号,有效地消除了墨西哥相关舆论对我国的指责,顺利地实现了从责难到理解的转变。事实证明,中国政府的作为不仅成功地化解不利的国际舆论,也为阻断病毒在全世界的进一步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并赢得了国际舆论的充分肯定。
四、结语
胡锦涛总书记指出,舆论引导正确,利党利国利民;舆论引导错误,误党误国误民。这是对新时期舆论导向极端重要性的精辟阐述。从这个意义上讲,发掘并总结我国在应对突发事件中的政府舆论引导所应坚持的理念就显得尤其重要,因为它是政府舆论引导力提升的内在灵魂,是政府舆论引导作为的指导思想。世界在发展,时代在进步,相信在今后的不断实践中,当代中国政府舆论引导的新理念会更加全面、科学、务实以及更具实效,为社会的和谐稳定作出更大的贡献。
注释:
①徐兴堂:《部分西方官员批评中国对甲型流感“反应过度”》,新华网 2009 年 5 月 19 日
②王新萍:《墨外长言论引发排外情绪,墨网民叫嚷拒买中国货》,《环球时报》2009 年 5 月 4 日
③王坤宁:《预防甲型 H1N1 流感,新闻出版界全力以赴》,《中国新闻出版报》2009 年 5 月 13 日
④李天扬:《信息公开是最好的定心丸》,《京华时报》2009年 5 月 5 日
⑤高波:《政府传播论》,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2008 年版,第 301 页
作者简介:蔡尚伟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大学广播电视研究所所长。唐丕跃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新闻学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舆论引导、文化产业、广播电视新闻学。

·上一篇:从重庆卫视“红色频道”看中国省级卫视定位之变迁
·下一篇: 对共和国六十年来新闻体制变迁之考察与思考

 

友情链接:

首页  -  中心介绍  -  中心业务  -  中心团队  -  学术研究  -  新闻动态  -  文化沙龙  -  联系我们  -  下载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