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英美传媒中的中国经济发展

                                                               英美传媒中的中国经济发展
                                         ——看《纽约时报》《泰晤士报》对我全国“两会”的报道
                                                                       娄孝钦朱迅瑶
2009 年世界银行发布研究认为,中国经济 2009 年将达到8.4%,2010 年将提升至 8.7%,同时,中国将取代日本,成为继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由于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中国经济必然成为国外媒体关注的重点。
2010年 3 月,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以下简称“两会”)在北京召开,中国经济领域的发展成绩受到了全世界媒体的广泛关注,特别是英美报纸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喜忧参半。一方面看到中国经济的发展,迅速走出金融危机,带动世界经济的增长,对此持肯定态度;另一方面,英美媒体对中国经济发展后,是否有利于自己的国家利益,是否会对西方产生敌视和威胁,表示担忧。
因此,我们有必要对英美媒体进行分析和研究,从而了解英美媒体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态度。研究方法作为英美国家的传统报纸,《纽约时报》和《泰晤士报》的读者主要是上层资产阶级,这两份报纸对国家政策和社会舆论有一定的反映。
对此,我们选择了两份报纸的网络版为研究对象,以两份报纸对中国经济的报道为样本进行相关研究。
目前,国内外对网络信息内容的分析方法主要采用内容分析(contentanalysis),内容分析是一种对传播内容进行客观,系统和定量的描述的研究方法。
本文提取了《纽约时报》报道中 50 篇新闻文本以及《泰晤士报》报道中的 20 篇新闻文本,通过使用词频分析软件 AntConc3.2.1w(Windows)2007,我们对新闻报道的文本内容进行了词频提取(Term Frequency),把样本内容中得到的高频词 (the most frequentmeaningful words),同时结合两份网络报纸的新闻报道进行定性分析,从而得到两家媒体对中国经济报道的态度倾向性。内容研究由于《纽约时报》对中国“两会”关注程度比较高,涉及经济领域的新闻报道多达 50 篇,因此,对《纽约时报》新闻稿的词频分析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美国传媒关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点。
以词频来看,首先,“经济”“、消费”“、增长”这些词出现的频率比较高,可以看出《纽约时报》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持肯定态度。同时,《纽约时报》在关注中国经济发展时,也对中国军事实力的发展表示担忧,这与“中国威胁论”有很大的关系。其次,《纽约时报》对中国农村、中国社会、中国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关注。最后,对中国房价、物价、汇率等方面进行了报道,可以看出《纽约时报》的新闻报道深入到了中国经济的各个领域。《泰晤士报》对中国经济领域的新闻报道相对较少,有 20 篇,从词频分析来看,首先,《泰晤士报》对中国经济实力提高后带来的军事实力的增强表示担心;其次,《泰晤士报》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与世界经济的发展之间的关系比较关注;再次,由于中国经济发展世界瞩目,《泰晤士报》不得不承认中国经济的快速的发展;最后,《泰晤士报》关注到了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中美关系、农村问题、公共问题、大学问题等领域。
通过对两份网络报纸的内容分析来看,“增长”出现频率比较高,可以看出英美传媒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持肯定态度。同时“,经济”“、军事”、“膨胀”、“危机”、“世界”和“发展”方面的词汇出现的频率也比较高,集中反映了报道的重点。金融危机的爆发,全球经济一片萧条,而中国却能够一枝独秀,西方把关注的焦点再次对准了中国的经济发展。继而,西方就会转而关注中国的发展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或者说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威胁,在这种矛盾的驱动下,媒体又开始关注中国在军事方面的一举一动,国防费用增幅的下降让他们有了各种猜测,有的认为是“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有的说是“为了回应最近一直备受争论的‘中国威胁论’”,还有知名人士指出,“这只是一个官方的数字,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情况”。
结合两份报纸的新闻报道来看,《纽约时报》比《泰晤士报》更多地关注了中国的社会问题,如房价的疯长、通货膨胀以及政府的债务,这也是美国更关心中国的发展是否威胁其国家利益的一种表现,因而人民币的汇率问题也成为了“两会”中受到关注的焦点之一。同时,《纽约时报》还关注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中国政府对民生问题的关注,。《纽约时报》针对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发表了 China PremierDetails Economic Plan(中国政府总理详述中国的经济计划),China Promises Strong Growthin 'Crucial Year('中国承诺在“关键的一年”经济保持稳定增长)等一系列的报道,锁定中国政府的“再保八”计划。《纽约时报》还专门对人民币汇率的政策作了一篇专门的报道——— Chinese Premier SaysYuan Will Remain ‘BasicallyStable(’中国政府总理称人民币汇率将保持“基本稳定”)。
此外,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房价的内容,也受到了很多关注,《纽约时报》针对中国政府加强构建中国社会安全网络和保障系统,缩小城乡差异,进一步关注和维护农民工的利益等方面的政策都作了很详细的报道。《纽约时报》还特别发表了 ChinaAnnounces 7.5 Pct Jump inDefense Spending(中国宣布国防支出增长 7.5%) China Says ItIs Slowing Down MilitarySpending (中国称将减缓军费支出);两篇新闻详细报道了中国国防费用增幅的下降。《泰晤士报》把报道的焦点对准了中国政府的再“保八”计划,中国政府对农民工利益的关注,以及国防费用增幅下降这几个热点话题,连续发表了 Wen Jiabao targets8% growth and promisesmore rural spending forChina(温家宝锁定保八目标并承诺增加农村建设支出),More cashfor the needy: Beijing switchesmoney from the military(需要更多的资金:北京宣布削减军费开支)等一系列的报道。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和民生问题似乎已经牵动了整个世界的神经。
另外,《泰晤士报》还特别报道了在“两会”闭幕当天,温家宝总理提出的提醒世界警惕经济的“双谷衰退”的发言,特别关注了人民币汇率的问题。纵观《纽约时报》对于 2010 年中国“两会”的报道,可以明显地看出记者的报道倾向。
数十篇新闻报道,大部分都是篇幅很长,附有图片的深度报道,并且有着非常强的评论性。在这些报道之中,能够发现:在说到中国在过去一年中取得的成就和进步时,记者一般只是作一种客观性的报道,告诉读者“是有这么回事”,不会融入作者的主观感情,并不带有任何赞赏或者称颂的态度,如在 Stress on Economy asChina Holds Annual Meetings(中国“两会”着重点是经济)一文中,提到了“中国在摆脱金融危机之后,实现了 2009 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回升了 10.7%”,这只是作为一个客观事实进行的报道,并没有加以任何评论;然而,在谈到中国发展现状中的不足之处时,他们会作出很激烈的评论,并带有很强的责问的态度。与《纽约时报》的报道风格相似,《泰晤士报》对 2010 年中国“两会”的报道也采用了大篇幅的深度报道,并带有很强的评论性。不相同的,是说到国防费用增幅下降这个话题的时候,作为英国的一大媒体,《泰晤士报》在 More cash forthe needy: Beijing switchesmoney from the military(需要更多的资金:北京宣布削减军费开支)这篇报道中提到了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提出了质疑,认为中国国防的实际支出绝对远大于官方公布的数字,文章还将美国、中国以及英国在国防方面的支出作了比较。
《泰晤士报》3 月 14 日报道,温家宝在全国人大闭幕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今年,中国在处理好平衡发展、经济结构调整和管好通胀预期的同时,还必须警惕经济衰退的“二次探底”。正如温家宝总理在 2010 年春节团拜会上提到的:“2010 年将是国内外形势更加错综复杂的一年……胜非为难,持之为难。”不难看出,媒体对经济话题的敏感,特别是处于金融危机时期,中国政府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研究结论
通过对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泰晤士报》的网络版报纸进行的一系列分析可以看出英美媒体对中国经济的报道有失客观公正性,存在很大的态度倾向。两家媒体经过“框限”对中国经济领域的部分事实,“选择”部分事实以及主观的“重组”了这些事实并进行了传播。框架理论的基本观点是:条和框是人们将社会真实转换成再现的标记,也就是人们对事件的主观解释和思考结构。作为社会真实再现主要渠道的媒体,通过报道新闻来建构一个主观环境,以达到其预先指向的目标。
从新闻报道来看,英美媒体对中国经济报道进行了倾向性选择,主要体现在:
1.强调,即通过凸现、放大等途径提醒受众。从报道内容来看,在全球性经济危机下,中国摆脱了阴影成功实现经济形势的扭转并最终完成了“保八”的目标,连续多年高速、平稳增长的中国经济,使西方乃至整个世界与中国的相互依存度大大增强。而在媒体报道方面,体现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中性、客观报道比重增大,这是因为西方国家调整了对中国战略地位的判断和对华关系的定位,因此,经济话题在西方媒体报道中成为主流。
2.选择,即选择合适的角度,报道新闻。英美媒体对中国经济的报道选择了对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比较有利的角度进行报道。对于中国崛起的事实依然难免存在对立的态度。但立足于长远的发展,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市场,与之加强贸易和投资联系对于国家的发展而言有着长远的利益。就目前的经济形势而言,西方最为关心的仍是期待中国经济的发展推动世界经济走出困局。
3.排除,即排除那些影响自身利益的新闻。从报道的内容和比重来看,英美媒体在报道中国经济的过程中,强调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中国的军事、汇率等关注比较多,但是却排除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中,中国经济的发展对英美国家走出金融危机带来的贡献。

娄孝钦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新闻博士研究生
朱迅瑶西南财经大学人文学院财经新闻本科生

·上一篇:国家网络电视台对视频网站的影响探究
·下一篇: 中国西部电视的突围之道

 

友情链接:

首页  -  中心介绍  -  中心业务  -  中心团队  -  学术研究  -  新闻动态  -  文化沙龙  -  联系我们  -  下载中心